陝西“天價停屍費”調查 醫院副院長:不知道監控壞沒壞

作者:Anastasia 發表日期:2017-12-07 07:31:02

[摘要]對於圍毆記者一事,周至縣人民醫院副院長毛亞衛表示,他並不清楚這一事件過程。而對於監控到底壞沒壞,他也告訴澎湃新聞稱不知情。

陝西周至縣人民醫院陷入輿論漩渦:“天價停屍費”風波未平,又因圍毆記者引發輿論關注。

12月6日,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從“天價停屍費”事件當事人羅建剛及周至縣委宣傳部了解到,在媒體報道此事後,相關部門介入協調,其妻子遺體已於12月1日領回,醫院收取的停屍費由十多萬元減至一萬五千元,遺體將於12月8日下葬。

周至縣人民醫院 本文圖片均為澎湃新聞記者 王健 攝

2015年11月19日,羅建剛的妻子在周至縣人民醫院產下一個嬰兒後死亡,此後,羅家和醫院打官司近兩年。法院判決得到執行後,羅建剛去醫院領屍體時,被告知停屍費每天150元,近兩年的費用達十餘萬。

12月5日,陝西廣播電視台報道稱,該台記者采訪此事時,在周至縣人民醫院遭多人毆打並被關太平間,此事一經披露,引起輿論嘩然。12月6日,周至縣人民醫院主管後勤的副院長毛亞衛向澎湃新聞表示,他並不清楚這一事件過程,對於監控壞沒壞,他也表示不知情。

對於“天價停屍費”,毛亞衛向澎湃新聞出示了該院的收費依據:“周物發(2017)39號”文件——周至縣物價局關於太平間屍體存放收費標準的複函。該函稱,根據上報收費標準結合周至縣實際情況,按照《陝西省物價局陝西省衛生廳關於印發的通知》規定,經研究,就有關收費標準函複如下:屍體存放每日最高限價20元(指屍體停屍台停放);屍體冷藏櫃存放實行市場調節價,采取自願原則,每日最高限價150元。

周至縣物價局文件顯示,屍體冷藏櫃存放實行市場調節價,采取自願原則,每日最高限價150元。

產婦分娩後去世,醫院存在過錯

羅建剛原本係陝西商洛人,於2005年搬遷至西安市周至縣尚村鎮神靈寺村。羅建剛的妻子去世已有兩年多,仍未入土為安——12月6日,她的遺體放在家中廳堂內的一口棺材中。羅建剛說:“遺體12月1日才領回來,準備後天下葬。”

羅建剛的妻子在去世兩年多後,其遺體才回到家中。

2015年11月18日,時年31歲的喻某住進周至縣人民醫院待產。在產下一子後,喻某於11月19日不幸去世。周至縣人民醫院診斷證明書臨床診(臆)斷為:羊水栓塞、多髒器功能衰竭。

在後來羅建剛與周至縣人民醫院打官司的過程中,鑒定機構先後兩次對喻某的死因進行鑒定。

2016年11月22日,陝西中金司法鑒定中心對喻某死因進行第二次鑒定,此次鑒定是該案二審期間,由周至縣人民醫院申請進行的。

此次鑒定出具的司法鑒定意見書認為,醫院在搶救的診療過程中存在過錯:醫方診斷患者羊水栓塞的診斷依據不足,醫方在患者出現產後大出血時,搶救措施不到位。

該鑒定意見書稱:“本次鑒定時複閱屍解病理切片,尤其是肺組織切片,診斷為肺氣腫、肺細小血管血栓形成,未發現肺內有羊水類物質,結合臨床表現,患者係產後大出血導致出血性休克死亡。”

第二次鑒定維持了第一次司鑒的結論,兩次鑒定意見均認為,周至縣人民醫院在對喻某的醫療行為中存在過錯,醫方的過錯參與度為60%-70%。

2016年12月26日,周至縣法院一審判決周至縣人民醫院賠償羅建剛等原告260077.22元。該筆賠償是按照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計算。之後,不服判決的羅建剛等人上訴。

西安中院二審作出改判,根據補充證據等認為賠償應按照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計算,判決周至縣人民醫院於判決生效後10日內賠償羅建剛等原告各項費用共計493830.22元,宣判日期為2017年7月14日。

不過,周至縣人民醫院並未如期履行二審判決,直到法院再次介入。2017年9月1日,周至縣法院對該案立案執行。

2017年9月27日,周至縣法院出具執行裁定書,裁定終結前述二審判決的執行。

裁定書顯示,在執行過程中,周至縣人民醫院主動履行案件款493830.22元,訴訟費7739元,執行費7307元。羅某甲等人已領取案件款及訴訟費共501569.22元,並撤回執行申請要求結案。

“天價停屍費”如何產生

不過,事情並未因法院判決得到執行而終結。

羅建剛告訴澎湃新聞,他去醫院試圖領回妻子遺體的時候,卻被告知要交納十萬餘元的停屍費,每天的費用是150元;出事之後,他一直在處理官司的事情,沒想到會產生這麽多停屍費。

從羅建剛妻子喻某去世的2015年11月19日算起,至羅建剛2017年9月拿到賠償為止,喻某遺體在周至縣人民醫院太平間存放22個月左右。羅建剛與醫院交涉無果,將此事於11月24日在微博上發布。截至他發布微博當天,費用已累計至十一萬餘元。

十萬餘元對於羅建剛來說是一筆巨款。他家牆上貼著的“周至縣貧困戶精準脫貧明白卡”顯示,2016年度這個五口之家家庭年人均收入為2560.04元,家裏隻有一個勞動力,致貧原因是“因病”。羅建剛說,他現在是上有老下有小,母親患有高血壓,而兩個子女分別隻有8歲和2歲。

脫貧明白卡顯示,2016年度這個五口之家家庭年人均純收入為2560.04元。

麵對天價停屍費,羅建剛束手無策,多次交涉均無果。前不久,他注冊微博將這些情況發到微博上,才引發陝西電視台關注報道。羅建剛說,媒體報道後,在相關部門協調下,他在12月1日才將妻子遺體領回,“我很感謝媒體報道,我也在網上看到記者被打的事情了,心裏很難受。”周至縣委宣傳部一位負責人告訴澎湃新聞,醫院最終收取的停屍費用為一萬五千元。

12月6日,周至縣人民醫院主管後勤的副院長毛亞衛向澎湃新聞出示了該院的收費依據:“周物發(2017)39號”文件——周至縣物價局關於太平間屍體存放收費標準的複函。

該函稱,根據上報收費標準結合周至縣實際情況,按照《陝西省物價局陝西省衛生廳關於印發的通知》規定,經研究,就有關收費標準函複如下:屍體存放每日最高限價20元(指屍體停屍台停放);屍體冷藏櫃存放實行市場調節價,采取自願原則,每日最高限價150元。

澎湃新聞注意到,上述文件發文日期為2017年8月18日。對此,毛亞衛表示,雖然文件是今年的,之前的價格跟這個基本一樣。

“冷藏櫃存放屍體的價格是市場調節價,西安市裏還有三百元一天的。” 毛亞衛還說,屍體冷藏存放費用中包含電費、場地費、人員工資、冷藏設備運行維護費用等等。

負責處理醫患關係的周至縣人民醫院質控辦主任馬昭向澎湃新聞表示,喻某死亡後不久就由司鑒部門進行了屍體解剖,之後醫院曾告知羅建剛可以把屍體領回安葬了,但其並未領取,“我們跟他說再把屍體放在醫院沒有意義,而且放在醫院還有一定費用。但他可能覺得這個事情還在打官司,怕領回去安葬了後續出現問題,這個我們也能理解。但沒想到官司打了近兩年,導致費用這麽高。”

馬昭表示,雖然告訴羅建剛存放屍體會有一定費用,但沒有講具體數字。

醫院副院長:不知道監控壞沒壞

對於圍毆記者一事,周至縣人民醫院副院長毛亞衛表示,他並不清楚這一事件過程。而對於監控到底壞沒壞,他也告訴澎湃新聞稱不知情。

12月5日,周至縣衛計局通報,對涉及毆打記者事件的周至縣人民醫院院長停職檢查,對涉事的副院長給予免職處理,責成縣人民醫院積極主動對被打記者進行治療、賠償。

當晚7時許,周至縣公安局官方微博通報稱,在初步調查的基礎上,已對涉案的6名人員行政拘留。6人分別是:周至縣人民醫院辦公室副主任白某、保安科副科長王某、保安宋某、保安金某、保安姬某,以及太平間管理員辛某。

12月6日下午,澎湃新聞從周至縣委宣傳部了解到,上述6名被行政拘留的人員拘留期限為13天至15天不等,警方還在就毆打記者一事進行深入調查。返回騰訊網首頁>>


本文來源:http://news.qq.com/a/20171207/001648.htm